♂nbsp; 陈扬再次回到了永恒星域。

他的计划是先去荒原。

尽管他也知道,卢娜那些人肯定也猜得出他是一定要去荒原的。

陈扬要对付永恒府,就必须从荒原入手。荒原是永恒府的敌人,他去荒原,就能更加的了解永恒府以及裁决所。

不然的话,陈扬直接这般横冲直撞是会吃大苦头的。

陈扬也能猜出,在各个荒原的入口,卢娜她们肯定会有所戒备。

不过,这都过去十五年了,他们的戒备应该是有所松懈了。

而且,荒原的入口不止一个。

陈扬觉得自己还是有机可趁的。

在上一次,陈扬对荒原已经有了足够的了解。所以他眼下并没有走老路线……这个时候可不想搞什么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一切,都要出其不意。

陈扬按照老一套先进入永恒星域的边缘星球,这次选择的是跟雅文星相反的方向。进入那边缘星球之后,陈扬又依照以往的老法子进行转机,以及乘坐穿梭云机。

小豬环抱粉红心极致俏皮

他这般神不知鬼不觉的,永恒府根本不可能察觉到他的行踪。

整个永恒星域何其庞大,那里有这么多的人力物力来时时防备呢?

也许前面两年还能多派些人力物力防备,可都十五年了……

陈扬是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联系。

那寰天域,陈扬估计他早就被卢娜给杀了。

辗转半个月的时间,陈扬来到了一个叫做地阙的星球。

地阙星!

地阙星里面也有荒原的入口。

这时候,地阙星正是十一月。

陈扬查到地阙星的卫天司也是在北面,那北面也是极寒之地。

似乎每个地方的卫天司都是大同小异的。

陈扬刚好错过了荒潮,他要等下一场荒潮就还要等一年。

这都不要紧,陈扬现在非常有耐心。

猎人想要猎强大的猎物,自然需要极好的耐心。

陈扬知道现在那卫天司是防守最松懈的时候,所以,他直接就去了北面的卫天司。

北方那边,冰天雪地,寒冷至极。

陈扬找了一处深海,然后进入海底千米左右,找了一头巨型生物,那是类似鲸鱼的存在。

不过在这里,它叫做海吞鱼!

陈扬藏进海吞鱼的脑域里面,接而开始静心修炼。

一年时间,转眼即逝!

在入定之中修炼,岁月过得非常之快。

要不怎么说,山中岁月容易过,世间繁华已千年呢?

陈扬也开始认识到,时间对于修道人来说,也是一味良药。

修道人的时间和普通人的时间是截然不同的。

一百年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可望不可及的一辈子。但对于修道人来说,可能不过是一次入定。

陈扬觉得等有一日,了却红尘事后,他也会选一个地方去入定。

也许入定百年,甚至千年……

之后,再看看世间又是什么样子?

也许到时候,自己就会淡忘七情六欲,成为一个真正的修道者吧?

陈扬以前觉得自己和那些真正的修仙者不同,也不屑于和他们相同。他觉得那些修仙者遗忘了做为一个人最珍贵和宝贵的东西。

那就是情感!

人之所以和牲畜不同,不仅仅是人聪明。

更大的原因是因为,人有情感!

但如今,陈扬觉得,成为一个对七情六欲看淡的修仙者,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年轻的时候,总是觉得自己与众不同。

尤其看不起那些庸俗的中年人,觉得他们不懂品味,不懂珍惜爱情等等。

等自己到了中年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也成了那些小年轻眼中的油腻中年。

事实上,真正与众不同的人何其少。

你也不过是万千砂石中普通的一粒。

要做到大同而不同,需要智慧,需要包容,需要一颗强大的心脏。

需要与光明同辉,需要和黑暗碰杯,需要见识肮脏和腐烂之后,却依然能够保持内心芬芳。

一个人,受到打击后,愤世嫉俗,痛恨世界,这太容易了。

这就是普通人!

一个人,被命运击倒后,见识过各种黑暗后,依然还心存阳光,这才是与众不同。

陈扬眼下觉得很受伤,因为他所深爱所珍重的却总是在失去。

这让他也生出了想要逃避的心思。

不知道为何,这时候他想起了曾经看到过的一首诗歌!

挣脱羁绊我的暗夜

漆黑仿若地狱吞噬的整个世界

感谢不可名状的诸多神明

赐予我不屈的魂灵

纵然遭受千般蹂躏

我也不会退缩抑或嚎哭

在命运一次又一次的捉弄之下

我头破血流 却毫不屈服

无论门庭有多么狭窄

不管惩罚条例如何变化

我的命运依然由自己主宰

我的灵魂依然由自己导航!

陈扬深吸了一口气,他重新振作了起来。

眼下,该干活了。

陈扬离开了大海深处,之后,他也没有展开神念,而是直接贴地飞行,前往卫天司。

那卫天司周围并没有什么法阵阻拦。

有法阵的话,陈扬倒不敢擅闯。

在距离卫天司大约十里左右的地方,陈扬停了下来。

他便开始等待。

就算不用神念,只要那荒潮来临,他在这里也能察觉到。

又等了三天,荒潮果然来临了。

这一日下起了鹅毛大雪。

卫天司的天堑城里面,战阵厮杀,好不惨烈!

陈扬也搞不清楚这边的卫天司是谁负责。不过他却清楚,这边永恒府派来带队的是黑暗教廷那边的人。

他肯定是要选择黑暗教廷这边的人,因为黑暗教廷肯定不太在乎陈扬这个威胁,甚至是不屑一顾。

而且都过了十五年,估计早都忘了有这档子事了。

陈扬确定所有人都进入天堑城后,他便就飞进卫天司的天堑城城墙上,然后又从那炮口里直接飞进去。

反正是任何人都没有惊动。

从炮口进入之后,陈扬快速附身到了一头正在奋战的荒兽身上。

这场战斗很快就平息了下来,最后也以荒原高手败退收场。

彼此之间都有默契,当荒潮要退走的时候,永恒府的高手也不要死追猛打。

一旦死追猛打,很多事情就会发生巨大的变化。

比如荒原那边就会认为,这般磨炼会出问题,会中途加兵。而且,荒原高手临死反扑也很可怕。

荒原是必须发动荒潮的,因为他们的魔人和荒兽太多了。

一旦双方搞得太僵,那彼此都无法磨炼自己的队友了。

陈扬就指挥那头荒兽跟着撤退,反正每次也不是所有的荒兽和魔人都死了。总会有一些优秀的脱颖而出,最后甚至修炼成为真正的高手。

荒原高手带领残余魔人和荒兽退入到防御圈,接着,他们的后方就出现了荒原之门。

所有的高手以及魔人和荒兽全部退入到了荒原之门里面。

跟着,荒原之门消失。

这次荒潮,正式宣告结束!

而陈扬,也正式进入到了荒原里面。

陈扬所附身的荒兽体积颇大,就像是一个小房子似的。

他藏在这荒兽的脑域里,并开始打量四方。

此处却是一片蛮荒之地,有的地方像是沙漠,有的地方又是沼泽,瘴气。

一眼望去,没有任何的树木,遍地皆是荒凉。

天上则是一片惨淡褐色,整个空间都是暗暗的,给人一种魔界的感觉。

同时,普通人在这地方也会感到无比心慌。

陈扬倒是不慌。

不过在他四处打量的时候,那带队为首的荒原高手却是有所警觉了。

那带队的高手是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青年,他长得颇为俊朗,着金色铠甲,端是威风凛凛。

这青年的身后则有三百亲卫,个个都是身受不凡。

同时,青年的两侧还有四名心腹大将。

在场还有大约一千名魔人,两百来头荒兽。

这些魔人,荒兽是经历了战火的淬炼的。

之后就有资格进入到宗门里面修行。

而这青年,乃是玄皇宗宗主的第三个儿子,他叫做陆言!

陆言修为是无为境中品。

此处的荒原之门,一直都是由玄皇宗打理。

而这一次,轮到陆言出去磨炼。

陆言发现不对,便停下了脚步,打量那头荒兽起来。

“怎么了,小主人?”陆言的第一心腹大将玄岩见状,马上问。

“全部停下来!”陆言抬手,冷峻的喝令。

所有魔人,荒兽,以及众亲卫高手便都停下了脚步。

陆言这才对玄岩说道:“你看这头荒兽,是不是有点不对劲?”

此时,陈扬已经收敛了气息。

玄岩看了过来,便没发觉到什么不妥。

“好像没什么。”玄岩说道。

陆言摇摇头,说道:“不对!”

他一指那头荒兽,道:“你,过来!”

那荒兽虽然智慧不高,但却能听懂陆言的话,也是从内心深处惧怕陆言。于是,它朝陆言这边走了过来,并在陆言面前坐了下来。

陆言身形飞起,便来到了荒兽的鼻端前方。

玄岩等四个心腹也立刻飞到了陆言的身边。

陆言凝视荒兽,随后冷声喝道:“滚出来!”

他接着又道:“没想到永恒府长本事了,居然不顾规矩,派人隐藏在我们的队伍里面。怎么,是想把荒原一网打尽吗?”

陈扬知道瞒不住了,毕竟现在已经不再混乱,他想浑水摸鱼有些困难。

而且,荒兽虽然体积大,但没什么修为,所以,不大可能藏得住他的真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