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寒,一种剧毒的名称,是南疆秋水寨的看家本领。

可以说秋水寨能够成为三十六寨之一,完是因为“秋水寒”这种剧毒。

据传闻,这种剧毒能够毒死一些“地位”的武者,非常可怕。

此时,龙隐就中了“秋水寒”之毒。

在极端的时间里面,龙隐脸上变青,连眉梢和发梢都上面,都开始凝霜。

由此,也可以看出“秋水寒”的可怕。

“把蛊术和毒术交给我,我就帮你解‘秋水寒’之毒。”

苗大猫得意地对龙隐说道。

可是,龙隐已经闭上了眼睛,完不搭理周围的人。

头发上,就像是年过半百一样,覆盖上了一层白霜,看起来好像是不行了。

看到这样的情况,夏四月顿时急了,急忙说道:“你赶紧把少爷的毒给解了,你要的蛊术和毒术,我代替少爷答应你。”

她真的很担心龙隐出事,心中焦急得不得了。

短发清纯美女图片眼睛会说话

一方面是因为她病情的问题,另一方面是她现在已经依附于龙隐,对新生活有了盼头。

要是龙隐出事,她很快就会死。

就算能够有办法镇压下病情,她的生活恐怕又要回到过去的状态了,这是她不想接受的。

苗大猫不屑地看着夏四月说道:“你答应的不算,必须得他答应的才算你时间不多了,等会剧毒攻心,我也救不了你。”

他刚刚才用狡猾的手段对付了龙隐,怎么可能上同样的当?

“那我替他答应如何?”

钱春雨正色地说道,“你先提他解毒,我保证他把蛊术和毒术交给你。”

“谁的保证我都不信,我现在就要蛊术和毒术。”

苗大猫坚决地说道。

钱春雨皱眉说道:“我是监察者,你非要在我的面前毒死人的吗?”

她现在只能用监察者的身份去保住龙隐了。

要是以前,她肯定也就无所谓了,反正龙隐和她没有多大的关系。

但是,她现在已经在龙隐身上看到了巨大的希望。

无论是“天位”的希望,还是人生的希望,她都不希望龙隐能够出事。

“你们秋水寨,还不足以和我们监察者为敌吧?”

钱春雨淡淡地问道。

“监察者算个屁?”

苗大猫陡然冷脸说道,“你以为你监察者的身份能够吓到我?

我真正在乎的,是你们更强大的总监察而已,而不是你一个小丫头。

再说了,你们监察者也是要讲究规矩的。

我现在和他在比拼毒术,他被毒死,那只能说他技不如人。

要是你们监察者敢不讲规矩,那就来试试看。

你这样的小丫头,我搞定你完不是问题。

至于其他的监察者,我们秋水寨背后也是有人的,才不怕你们监察者。”

钱春雨脸色难看起来,既然监察者的身份不管用,她立刻露出二重天的武功,淡淡地说道:“那就抛开监察者的身份不说,咱们来看看各自的实力如何?”

“二重天的武功?”

苗大猫不屑地说道,“还没有塔拉沙厉害,我怕你做什么?

你敢动手的话,那就试试我‘秋水寒’之毒能不能毒死你。”

“要是再加上我们呢?”

南宫雪娇淡淡地问道。

看到龙隐有危险,雪玉双骄也从药房踏了出来。

保护药房当然没有救人重要,现在是她们出力的时候了。

三个二重天的武者现身,苗大猫的脸色都不由得凝重了,这到底是什么人?

怎么随身带着这么多女人,还这么厉害?

“我带的‘秋水寒’足够,三个二重天也毒得死,不信你们就试试看。”

苗大猫冷冷地说道。

他现在是骑虎难下了,得罪一个莫名其妙的人不说,还什么收获都没有。

反正事情都闹到如此地步了,他必须要得到蛊术和毒术。

大不了到时候他回到秋水寨,再去塔拉沙的娘家求援。

但是,要是拿不出一点东西,他根本没脸去塔拉沙的娘家。

场面僵持住了。

钱春雨和雪玉双骄不敢随意出手,只有夏四月在低声对小金不听地催促道:“你赶紧去杀了他们啊,你主人有危险了,赶紧动手啊!”

小金无动于衷,趴在夏四月手上一动不动。

它又没有收到命令,动什么手?

这个时候,青叶山庄的后山,隐藏在山林间的黑衣女子看到龙隐中了“秋水寒”之毒,她的眉头也不由得皱了起来。

提着短剑就想从山林间杀出来,因为在她没有搞清楚情况之前,龙隐不能死。

可是,当她看到夏四月身上的小金一动不动的时候,她又安心地等候在了树林里面。

其他人不知道小金的厉害,她不知道吗?

她可是亲自和小金动手过的,知道这只蛊非常厉害。

她现在好奇的是,龙隐到底在干什么?

当“秋水寒”之毒袭来的时候,龙隐就感觉到一股至阴至寒的气息扑面而来,不但身体被冻僵,甚至这股阴寒之气,还在朝着五脏六腑迅速蔓延,有一种要把人从里到外部冰冻的感觉。

龙隐有些震惊,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秋水寒”之毒能够毒死“地位”的武者了。

“人位”炼体,“地位”炼神,也就是修炼的五脏六腑。

在“地位”没有大成之前,恐怕是抵挡不住这种寒气的。

当然,“地位”武者本身有可怕的力量,一点寒毒恐怕是毒不死的,得需要大量的寒毒才行。

感觉到身体状况不妙,龙隐立刻就想用毒巫传承中的办法,来解决这可怕的寒毒。

可是,他还没有行动,无极战体陡然运行起来,身体里面的巫力化为太阳之力,在不断地抵抗着“秋水寒”带来的萧杀之力。

“秋水寒”在不断地灭杀着龙隐的生命力,而太阳之力却在不断地位龙隐补充生命力,就如同太阴炼体一般的。

发现生命没有危险,龙隐暂时停止了动作。

不就是承受这种寒气攻心的痛苦吗?

只要不死,受点痛苦算什么?

更重要的是,这”秋水寒“之毒不断地在身体里面肆掠,他方位地感觉到了寒冷、冰霜的力量。

心中怦然一动,那个从未领悟的巫术,豁然开朗。

“原来,这就是巫术-霜降的力量?”

龙隐感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