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希元看向苏寒,淡淡的道:“华希元。”

马敏龙皮笑肉不笑的道:“马敏龙。”

先前去通知王归一的那名导师脸上露出善意的笑容,“苏导师,我叫岳丘,以后请多多指教。”

另外一名导师生的比较瘦小,也是先前四名导师中唯一的女性导师,容貌上佳,但神色清冷:“林韵意。”

“岳丘,你给苏导师在仔细介绍介绍学宫的规矩和事务。”

华希元知会一声,便起身离去。

他一走,林韵意也起身离开了。

马敏龙见状,朝苏寒笑道:“苏导师,七劫金身在圣城得罪了孔家,可无法像宫主那般逍遥自在,你多多小心了。”

言罢,马敏龙起身离去。

岳丘有些尴尬,等马敏龙离去后,朝苏寒低声道:“苏导师,听说郑红与马导师关系不浅,所以他才会给郑红出头,你无须介怀。”

“我倒是没放在心上。”

苏寒淡笑道。

清纯美女银杏园穿校服美拍

马敏龙的生命数值不高,就算是在七劫之中,也是垫底的货色。

他一拳可以打杀,甚至都无须动用元神飞刀。

两者的差距,就是这般巨大!便是那华希元,在动用元神飞刀的情况下,苏寒也觉得自己能与其过上几招。

谁赢谁输,说不准。

整座归一学宫,只有王归一给苏寒的感觉是无法战胜的,这说明苏寒现在的底蕴,没办法越两阶而战。

“岳导师,每一个新晋的导师,都要从一级学院里挑选学子亲手教导?”

苏寒笑道。

“不错,这是为了防止我们藏私,也是南华圣者立下的规矩。

亲手把他们带到晋升武王,就算藏私,也藏不了多少了。

不过一级学院六年,二级学院十五年的规矩,还是得遵守。

如果其中有人无法达标,在武尊境就被淘汰,那还得再次挑选一些学子。

我运气算是好的,挑选的那些家伙里有一个前八年晋升了武王,我也就无须整日亲力亲为了。

你不知道,教导那些兔崽子,有时候能气死你。”

岳丘苦笑道。

苏寒微微点头,这点他倒是不担心。

他来学宫,另外一个目的,就是要传授他的武道,获取神晶。

亲力亲为又如何?

他还怕门下学子不够多。

“对了,归一学宫内的那些法相老师,基本都出身自归一学宫?”

苏寒又问道。

“半数是这样,有些还是华导师,马导师,林导师的弟子。”

岳丘点点头,“我资历浅一些,还没在归一学宫内教出法相。”

与岳丘谈了小半个时辰,又让他带着走遍了一级学院,二级学院,甚至是三级学院,然后岳丘又给苏寒安排好了导师的修行之地,一座独门小院。

“苏导师,我就先走了,明日我陪你去一级学院挑人。”

岳丘摆摆手,转身离去。

一夜无话,苏寒在修行之中度过。

翌日。

岳丘神色古怪的来到苏寒的小院前。

苏寒见到他这幅模样,淡笑道:“岳导师有事想跟我说?”

“嗯。”

岳丘微微点头,犹豫了几息,道:“可能你把孔家得罪的太惨了。

孔家那边有金身强者放话,要让你在三年一次的学宫大比中垫底。

而且,孔家也吩咐了圣城内各大商行,如果谁在你门下修行,就拒绝他们踏足。

如果归一学宫内,谁与你走的近,同样如此待遇。”

“呵呵……”苏寒眼中闪过一抹冷嘲。

顿了顿,“宫主不管么?”

“宫主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他的凝相丹,都是从其它地方偷偷买来的。

圣城这边的商行,都不做他的生意。

要不是怕南华圣者不喜,我们这些导师,老师,学子,怕都要受牵连。”

岳丘微微摇头。

原来如此。

苏寒笑了笑,看来他的到来,也让归一学宫的处境更加水深火热了。

“岳导师,那我就自行前往一级学院,你不用陪我去了。”

苏寒淡笑道。

岳丘脸上露出一抹怪笑,“为什么?”

“你不怕被我牵连吗?”

苏寒笑道。

岳丘笑了笑,“宫主当初就是因为我,才把孔家得罪死了,我早就是孔家的眼中钉啊,还能如何牵连?”

苏寒沉默了几息,抱了抱拳:“失敬失敬。”

岳丘抱拳道:“客气客气。”

前往一级学院的路上,苏寒才知道岳丘算是王归一亲手带出来的学生。

岳丘年轻的时候,跟孔家发生了点纠纷,把那名孔家子弟打成重伤。

结果孔家长辈出面,以大欺小,打碎了岳丘浑身骨头。

王归一知道这件事后,当时没有吭声,几日后就有孔家子弟发现,以大欺小打碎岳丘浑身骨头的那名孔家金身,也被人打碎了骨头,如烂泥般丢在门口。

再之后,就是神药谷那边干涉了,从此以后,孔家与王归一的仇怨就此结了下来,难以化解。

巧的是,当初与岳丘发生冲突的孔家子弟名字就叫孔繁。

来到一级学院,这里的老师已经得到通知,早早就带着一群元丹境学子站在演武场上,静静等待。

归一学宫有二十名法相老师,其中有九名一劫法相和一名二劫法相,负责的便是一级学院。

二级学院那边,则是由二劫与三劫法相组成,一共四人,郑红就是三劫法相。

至于四劫以上的法相老师,都在三级学院,由他们负责教导那些武王学子。

一边是十人教导五百人,另一边是六人教导五十几人,可见武王学子能得到更多的资源倾斜。

“岳导师,苏导师。”

十名法相老师纷纷上前抱拳行礼。

他们有时候都需要跟导师请教修行上的问题,面对导师,自然不敢失礼。

不过这十人今日看向苏寒的眼神,都有些古怪,行礼之后便不再打量苏寒,仿佛不愿多看一眼,避的远远的。

“苏导师,这些学子呢,都是万里挑一的天骄,虽然,唔,我们归一学宫名声不大,他们的资质与那些大学宫的天骄会有些差距,但要从其中培养一名武王出来,也不是很难。”

岳丘朝苏寒笑道,“苏导师你看看,挑上五十人便可。”